鑰冭瘯鎸囧崡
发表日期: 2014-05-14      浏览次数: 2803

何罪之有


    水浒惊涛卷,英雄怒火燃,民间血和泪,朝廷骗与瞒。梁山泊弟兄都有苦,大宋朝官员多姓贪。苛政猛于虎,冤案堆如山,效忠无门路,仗义受刁难。忠也难,义也难,好人一生不平安。

悲歌慷慨啊,悲无用,借酒浇愁啊,愁更添。反也难,顺也难,委曲求全也枉然。忍忍忍,忍无可忍,逼逼逼,逼上梁山。

——引自魏明伦旧作《水浒传》主题歌未用歌词。

    《天注定》缘起大陆社会上的四个真实事件,开拍不久就赚足了眼球,因为敢于拍摄这个题材,也就意味着不打算在国内上映,所谋者无外乎获得国际影坛的奖项,赚取一点名声。不过贾樟柯与娄烨之流相比要亲民许多,后者完全就是为了得奖,博名声,前者却实实在在的为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拍摄了一些东西。

    严格来说《天注定》几乎不算是一部电影,因为选取的故事太具话题性,观众会在第一时间去思考故事本身,而不是去思索导演想说什么?影片的社会意义完全在于它所反映的事件,不过基于事件本身的传奇性,可看性非常强。所以说如果我们能像韩国一样开放文艺的限制,那么中国导演可以挖掘的素材数不胜数,而题材的传奇性完全可以掩盖导演功力的欠缺。

第一个故事

    姜武饰演的大海原型就是贾樟柯的山西老乡胡文海,片子中大海杀掉的村长、会计、董事长及虐待牲口的人,在真实社会中都是有原型的。片中反复出现的台词,大海,你生错了时代,大约也是导演对胡文海一案的真实想法。

    山西,中国煤炭之乡,上学时有一个同学来自大同,他外爷就曾经是一个产煤炭村子的村长,据说非常有钱,很早就拿着大哥大,坐着桑塔纳,在他外爷去世后,村里人一致推选他舅舅继任村长,当时我非常不理解,热血的我很鄙视村民的选择,不过参照乾隆当年所说的肥官与瘦官,大概也能接受,他家已经很富了,别人来当村长只能捞得更多。

    现在,如果我是村民,若没有大海破釜沉舟的勇气,也只能选村长的儿子当村长了,毕竟他已经被我们养肥了。大海的思维很简单,资源是国有的,为什么偏偏承包给一个人,明明是赚钱的生意,为嘛村民见不到红利,董事长富得买了私人飞机,豢养的打手想打谁就打谁,打完了甩给你几沓钱,也就只能这样了。

    大海不是不想走法律途径,可惜没有人受理,甚至想寄一份告状信,也因为没有准确地址而作罢。其实你寄到中南海又如何,运气不好,石沉大海,运气好,批回当地处理,受理的依旧是那些受尽了好处,为富豪张目的地方官吏。其实,不论是现实中的胡文海,还是影片中的大海,都没有必要舍得一身剐,因为他们都不是最底层的,现实中胡文海有自己的果园,每年收入也不错。影片中的大海和董事长是同学,因为他执着的反抗,只要低眉顺眼服个软,至少也能在企业中谋到一个中层,但他们都咽不下胸中的一口气。

    古代维护秩序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法治,一种是侠客,遇到乱世,不平之事多由侠客也就是刺客摆平。当大海扛着枪,路过戏台的时候,戏文中正好唱到林冲雪夜上梁山,两人的境遇如此相像,都是被人逼的走投无路,又不愿意低三下四的认怂,唯有铤而走险。杀戮开始之后,大海一吐胸中怨气,连带着观众都感受到了那种痛快淋漓,说真的,要是大海早生一千年,梁山上应该有他一把交椅。

第二个故事

    王宝强饰演的杀手原型是轰动一时的爆头杀手周克华,在贫瘠山村里长大的人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讨一个老婆、生几个娃娃,盖一栋房子,如此而已。但实际上,人不是猪,在满足了基本生活要素后,总会有那么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当幻想破灭时,人的反应是不同的。

    三娃是比较极端的一种,他抛妻别子,孤身在外闯荡,靠着一把枪,他杀人越货,那些倒在他枪口下的人,对他而言不过是谋生时的障碍。路遇的劫匪反倒让他杀的有点不安心。阔别已久的家乡,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亲情。做寿的母亲看到三娃时,不是惊喜而是担忧,怕他添乱。

    分钱的大哥把账目交代的清清楚楚,九根香烟也分的明明白白,虽说明算账也是亲兄弟,但这样哪里能感受出一丝一毫的亲情。从头到尾,三娃似乎都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孤独当中,只有在他与儿子单独相处时,他才流露出一点童心,对天鸣枪的方式,看似儿戏,但也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霸气。

    三娃去抢钱的的过程拍的冷血而写实,在他的整个计划中唯一不用他担心的就是妨碍他人的生死。这个过程是最像电影的一部分,三娃冷静的化妆,选择目标,开枪,逃跑,每一个环节都拍得有条不紊,彷佛观众就是围观者。

第三个故事

    最具西方女性美的赵涛诠释的邓玉娇案,其中有一个动车事故的镜头,不过只是作为故事中的一个叙述,没有特别的涵义,不过仅仅是这样一个俯拍镜头,就充分显示了导演的胆量。

    邓玉娇当年在网上也是轰动一时,原因不外乎有三,一是弱女子反抗强暴,二是施暴方是公务员,三是在舆论压力下被释放。赵涛扮演的角色冷静而沉稳,几乎给人知识女性的感觉,对待脚踏两条船的情人,她很干脆的给了一个期限,对于打上门来的情敌,她也敢于反抗,一旦发现寡不敌众,又敢于撤退,这是非常难得的冷静,所谓胜不骄,败不馁大致如此。

    面对地方干部的欺凌,她起先是忍让,随后是反抗,而且反抗的非常彻底,这就不仅仅是勇气,而是一股侠气,在当今社会,受到欺负,遇到不平事,我们多是选择退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的生活成本降到最低,虽保得一时平安,难免落得软弱。要么像有些人,如同一个炮仗,遇事则炸,不仅搞得自己遍体鳞伤,旁边的人也跟着倒霉。

    昨晚看到一则外国人拍的视频,国人在泰国航空上打架,两个年轻人污言秽语不断,拳脚上反而放不开,觉得很是悲哀,既想反抗,又没有反抗到底的勇气,真是孬种。邓玉娇案本身充满传奇,一个弱女子杀官抗暴,本来死路一条,可在网络舆论的关注下,不仅没有坐牢,当地政府还安排了应届大学生都羡慕的电视台正式工作,这样的结局讽刺和充满喜感。

    电影的结局,赵涛站在大海村子的戏台,台前依旧围着麻木不仁的看客,台上的窦娥分明唱到,无罪可辩。小丑扮相的官员却在执着追问:你可知罪。台下的赵涛一脸平静,看客们喜气洋洋。这就是中国现实的景象,敢于为大众寻求正义的大海,在看客的嘲笑下走向绝路。邓玉娇愤而挥刀,保护了自己,前者与后者相隔的是20012009年网络关注和人们的参与意识。

第四个故事

    轰动一时的富士康跳楼事件。记得当时每天看新闻都会震惊于为什么处于花季年华的少男少女会毅然决然的从楼顶一跃而下,接二连三。罗蓝山是贾樟柯在一所民办技校中选出来的,非常适合富士康员工的角色。很久以前我去过厦门的金龙汽车厂,并在里面的职工食堂吃了一次饭,当时就感觉到职工非常年轻,又非常沉默,完全不像社会上的同龄人那么活波。电影中的小辉在第一家制衣厂干的时候没有什么人生目标,就是干活、玩闹,在遇到事故需要负责时,一走了之,完全是小孩子的做派。

    投奔同乡之后,他不愿意干挣钱少的工人,转而去东莞的娱乐场所当服务员,这个职业在古代就是龟公。小辉开始干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敢于和小姐打情骂俏,也会在收到小费时开心的偷笑。这个时候他的生活依旧是没心没肺的快乐。直到某一天他突然感受到了爱情,李梦扮演的小姐打动了他年轻的心。

    晚上他全身心的干好龟公这份没前途的职业,白天他和心爱的人一起去散心、放生。这种生活看起来也不错。可惜当他想肩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时,梦想破灭了。女人很干脆的告诉他,她有一个孩子要养,这份工作必须干下去。从此他看到心爱的女人去接客就完全是一种折磨了。

    见微可以知著,小辉虽然看起来是没心没肺的九零后,但骨子里还是有一点血气的。当他面对昔日朋友寻仇时,他没有哀求逃避,勇于面对。小辉心里被所爱人唤醒的一份责任感最终成了催命符,当他在富士康从事没有激情、没有前途的平凡工作后,他对生活实际上已经绝望了,因为未来的几十年不问可知,未来就这样了。此时,远方的亲人打来电话,反复追问的就一句话,为什么没有按时打钱。

    这里小辉有一个把电话离开耳边的动作,这是非常有生活的细节,因为我也这么干过,我当年也曾经和家里闹过矛盾,家人打电话时既不能挂断又不想听,只能如此处理,当时心累要死。既然生活已经没有了希望,活下去和咸鱼也没有什么分别,小辉在宿舍楼边纵身一跃,解脱的除了自己还有会得到赔偿的家人。

    《天注定》集贾樟柯一贯写实风格的大成,写实写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是不加修饰的纪实。《天注定》的片子如此真实,还是要归功于产生这么多奇葩事件的中国社会。外国编剧绞尽脑汁也未必能写出如此离奇的剧本,中国文艺工作者只需要看看地方报纸、知音杂志就能收集到数之不尽、曲折离奇、催人泪下、义愤填膺的真人真事,这个社会就如同一座盛产传奇故事的富矿。